補習中介跟上門補習老師和家長常見的五種糾紛

2014-01-29 09:30 am | 瀏覽次數 : 5181

補習中介公司盛行,欲開展兼職,幫補學費的上門補習老師,或想子女提升成績,改善課業的家長,無相熟朋友介紹之下,尋找無門,多會委託補習中介。然而多年來,即使是有名氣的中介,跟上門補習老師和家長鬧出的糾紛不少,以下是最常見的五種,宜引為借鑑。

 

一、補習中介收取的介紹費太高

       補習中介費普遍是首兩週學生補習費的全數,等於上門補習老師的半個月薪金,收每名新學生均要再繳佣金。據勞工處《僱傭條例》規定,任何職業介紹所均必須向勞工處申領牌照,而且職業介紹所持牌人向求職者收取的佣金,不得超過所賺取的首月工資的一成。現時市面上的補習中介,利用法例的灰色地帶,並無申領職業介紹所牌照,且收取上門補習老師月薪五成佣金。

〈網上補習中介冇王管 向導師收佣高達五成 議員促檢討條例〉蘋果日報,二○○九年十月十一日
        雖然家長委託補習中介是免費,但俗語謂「羊毛出在羊身上」,高額佣金之下,對享受「免費」服務的家長學生亦會造成影響,詳請參看找上門補習中介公司,家長的間接成本〉
 

二、補習中介的合約嚴苛繁複,上門補習老師動輒得咎。

       有上門補習老師在中介安排下,試堂一課,後未獲聘用,仍遭追收中介費,並威嚇公開其個人資料。 

 〈試堂無下文補習中介照收費〉東方日報,二○一三年九月廿七日)

        有上門補習老師在晚上十時多,收到中介的短訊,內有學生的電話。老師未有按合約上的「要求」,於收到短訊後的十五分鐘內聯絡學生,後補習未有成事,仍遭追收首半月學費的中介費,另徵附加費二百元。老師拒絕支付,被財務公司追收滋擾。 

 〈未細閱公司條文獲薦補習生後告吹 網上求職錢未賺被追數〉蘋果日報,二○○七年五月五日)

        有補習中介的合約條款謂「有權向會員收取任何種類的服務費用」,報章曾以「補習網站多有不平等條款」為標題報導,例子難以盡錄。

補習中介跟上門補習老師和家長常見的五種糾紛

                       (Image courtesy of jesadaphorn at FreeDigitalPhotos.net)

  

三、上門補習老師遭受詐騙。

       有補習中介向多位前來求職的上門補習老師,收取一百元的「報名費」,其後未有成事,卻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近六百元的宣傳單張印刷費。

〈補習中介公司求職騙局掠水〉太陽報,二○○八年十二月九日)

       有上門補習老師跟中介協議,以頭十八堂共廿七小時的兩成補習費作為佣金。豈料老師完成後,中介卻表示合約訂明,十八堂之全部補習費均為佣金,全數沒收薪金近二千元。香港育政策關注社促請政府檢討法例漏洞。

〈補習社出術吞導師薪金〉東方日報,二○○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四、上門補習老師「貨不對辦」。

       有中介為賺取特高佣金,向家長介紹名不副實的上門補習老師,無核對老師的學歷文件。家長聯盟主席不建議家長透過補習中介物色老師;理工大學學生輔導主席斥責補習中介「只會收錢」;立法會議員促請政府修改制度,監管補習中介。 

 政府無監管 誤人子弟無良補習中介 賺高佣薦「學棍」太陽報,二○○八年九月三十日)


五、向補習中介提交過多個資料,泄漏私隱。

        有補習中介網站於網上泄露約一萬二千名上門補習老師與家長的姓名、電郵和住址等資料。民間監察組織曾致電警示,惟該補習網拒絕處理。 

 〈補習網1.2萬人私隱任下載 告知資料外泄仍懶理 議員促修例嚴懲〉明報,二○一三年一月廿七日)

        學生家長與上門補習老師直接洽談,直接瞭解,更易覓得稱心人選,建立長遠合作關條。整個過程中,如面試、試堂和核對學歷證明等,並無牽涉專業知識和法律手續,亦毋需掌握龐大市場資訊,不像地產買賣,實無必要假手於人。

       如欲像往日於超級市場一樣,瀏覽眾多上門補習老師的招生告示和履歷,直接致電洽商,自由挑選稱心合意的良師,教導自己的孩子獲取佳績,何不到補習告示板一看?

 



(可參看〈覓得稱心上門補習老師的六個問題〉聘用私人補習老師的法例常識


 



(不會公開)
Top